書目分類 出版社分類



更詳細的組合查詢
中國評論學術出版社 >> 文章内容

《毛澤東周恩來朱德論僑務》解讀


  僑務基本原理是對僑務理論觀點的抽象,僑務理論觀點又是對僑務思想的集中概括。那麼,僑務思想又是什麼呢?第三編,我們就分別具體來解讀中國黨和國家三代領導人的僑務思想。

  《毛澤東周恩來朱德論僑務》收集了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同志從1941年至1975年34年間,關於僑務工作的若干重要講話、談話、報告、題詞等內容,選編了88條有代表性的段落。基本上代表了中國第一代党和國家領導人的僑務思想。這些思想,為中國僑務奠定了重要的理論和政策基礎。
  
  一、毛澤東論僑務
  
  《毛澤東周恩來朱德論僑務》這本小冊子的第一章“毛澤東論僑務”,共有14個談話段落。大體上包括以下一些思想:
  
  (一)充分肯定和熱情讚揚海外華僑對中國抗日戰爭所做出的巨大貢獻
  
  毛澤東同志在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報告中,在講到抗日戰爭中華僑的作用時指出:“海外華僑輸財助戰”(第1段)。這是對海外華僑在抗日戰爭中的作用的一個高度概括和評價。1945年11月,毛澤東同志又為著名僑領陳嘉庚先生題詞:“華僑旗幟,民族光輝。”(第2段)熱情讚揚了陳嘉庚先生的愛國主義精神。華僑對祖國抗戰的貢獻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1、經濟援助
  
  華僑對抗日戰爭的貢獻,最突出的是巨大的經濟援助。八年抗戰,華僑的財力物力援助,成為戰時祖國財政的重要支柱之一。它對穩定當時的貨幣、補充軍費的巨額消耗、抵償外貿大量逆差,起了不可忽視、舉足輕重的作用。海外華僑以他們辛勤勞動和血汗換來的點點滴滴的收入,匯成支持祖國長期抗戰的巨大物質源泉。當時華僑在經濟上的援助,主要有這麼幾種形式:
  
  一是華僑捐款。華僑的捐款分“常月捐”和“特別捐”,另外還有“獻金捐”和“義賣捐”等形式。常月捐是一種最常見、最有效的捐款形式。據統計,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以前,海外各地華僑逐月義捐的款項就達1350萬元(陳嘉庚《南洋回憶錄》345頁)。特別捐是華僑為援助抗戰特別用途的各種專項捐款,包括航空救國捐、坦克救國捐、醫藥救國捐、救災捐、寒衣捐等。
  
  二是認購救國公債。抗戰爆發時,國民政府成立了戰時公債勸募委員會,並頒佈了一系列條例和辦法。廣大華僑在海外各地也成立了華僑公債勸募委員會,大力購買救國公債。由於廣大僑胞踴躍購債,國民政府發行第一期救國公債5億元,海外各地僑胞就認購了半數以上(《華僑革命史》下,686頁)。之後,國民政府發行救國公債,華僑亦盡力認購。據統計,從1939年至1942年,僅救國公債一項,華僑就購買了311億元。
  
  三是僑匯。僑匯是抗戰期間中國財政的重要支柱,也是外匯的主要來源。據陳嘉庚估計,從1937年至1941年的五年間,僑匯數目就達到50億元。
  
  2、人力援助
  
  抗戰期間,華僑回國服務,請纓殺敵者絡繹不絕。有活躍前線、敵後的華僑服務團,有救護、運輸傷患的華僑救護隊,有不辭勞苦為祖國抗戰搶運物資在滇緬公路上的華僑機工,還有駕駛戰鷹在祖國領空上消滅日軍的華僑飛行員,等等。他們中的許多人為抗戰立下了卓越的戰功,也有許多人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3、爭取國際援助
  
  身居海外的華僑,利用各種方式和有利條件,為祖國抗戰爭取國際社會的支援。主要採取了以下兩種形式:
  
  一是開展國際宣傳,大造援華輿論。揭露日本侵華屠殺中國人民的暴行,反對國民黨政府不抵抗政策,聲討汪精衛賣國投敵的行為,回應中共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號召,呼籲國際友幫主張正義,動員全世界民主國家開展援華及反法西斯鬥爭。
  
  二是開展國際統戰活動。華僑以民間交往形式,在各階層外國人士中開展抗日援華統戰工作。在世界各地,華僑經常同國際友人在一起集會,共同商討援華事宜。華僑還通過參加各種類型的國際會議來做國際友人的援華工作。
  
  華僑在抗日戰爭中對祖國的貢獻是巨大的。毛澤東同志給陳嘉庚先生的題詞“華僑旗幟,民族光輝”,不僅是對陳嘉庚先生個人的讚揚,也是對海外華僑整個群體愛國主義精神的高度評價。
  
  (二)總結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僑務政策
  
  毛澤東同志在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中,在講到中國共產黨的具體綱領時指出:“要求保護華僑利益,扶助回國的華僑。”(第1段)這是對我黨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僑務政策的高度概括。中國共產黨的僑務工作,真正的開始,是在延安時期,
  
  抗日戰爭爆發後,中國共產黨在制定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政策中,就把對華僑的政策列為重要的組成部分。僑務工作最早見於中共中央文件,是1935年8月1日發表的《為抗日救國告全體同胞書》,史稱《八一宣言》。宣言號召全國人民各階層、各黨派及“一切關心祖國的僑胞們”團結起來,積極支援祖國的抗日事業。同年12月,中共中央瓦窯堡會議通過了《中共關於目前政治形勢與黨的任務決議》。決議要求團結一切進步力量,建立包括愛國華僑在內的、各民主黨派、愛國人士都參加的“最廣泛的反日民族統一戰線”。為了加大海外華僑工作的力度,通過華僑推進各國反日援華運動,增加抗戰的外援。決議中明確指出:“一切國民黨政府引導華僑淪為奴隸牛馬的政策,均當徹底剷除,而代之以保護華僑的政策;在目前一切被日本帝國主義及其他帝國主義國家排斥驅逐的華僑同胞,蘇維埃給予托庇的權利,並歡迎華僑資本家到蘇區發展工業。”(《中共中央檔選集》九,中央黨校出版社,1986年,616頁)。
  
  《八一宣言》和瓦窯堡會議,第一次明確地表述了我們黨僑務工作的主要思想觀點:一是明確指出,海外華僑是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重要組成部分;二是明確表示要保護華僑的利益,無論是海外華僑的利益還是回國華僑的利益;三是歡迎華僑到解放區來投資辦企業。
  
  我們黨的僑務工作發展到現在,無非就是這幾個方面,只不過根據不同時期的實際情況,在工作內容上有所變化罷了。所以,中國共產黨的僑務工作是在延安時期打下的基礎。毛澤東同志在党的“七大”報告中關於“要求保護華僑利益,扶助回國的華僑。”的政策,主要就是對延安時期我黨僑務工作的概括和總結,它奠定了黨的僑務工作和僑務政策的基石
  
  (三)闡明中國共產黨與海外華僑之間的關係
  
  毛澤東同志在新政協籌備會上的講話,明確指出了中國共產黨與海外華僑之間的關係。這種關係包括兩個方面:
  
  一方面,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包括海外華僑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願望——“中國共產黨、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界民主人士、國內少數民族和海外華僑都認為:必須打倒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統治,必須召集一個包含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界民主人士、國內少數民族和海外華僑的代表人物的政治協商會議,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第3段)
  
  另一方面,人民政協選出的民主聯合政府,必須代表包括海外華僑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這是團結奮鬥的政治基礎——“並選舉代表這個共和國的民主聯合政府,才能使我們偉大的祖國脫離半殖民地和半封建的命運,走上獨立、自由、和平、統一和幸福的道路。這是一個共同的政治基礎。這是中國共產黨、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界民主人士、國內少數民族和海外華僑團結奮鬥的共同的政治基礎。”(第3段)
  
  如果我們把以上這兩個方面的表述簡化一下,中國共產黨與海外華僑之間的關係就是:包括海外華僑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中國共產黨必須代表包括海外華僑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再簡言之,党與華僑的關係是,華僑擁護党,黨代表華僑的關係。這個提法和黨的“十六大”通過的新黨章是一致的。新黨章中把中國共產黨的性質規定為:“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同時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這也就是說,中國共產黨不僅要代表工人階級的利益,而且要代表全體中國人民的利益,還要代表包括海外僑胞在內的全體中華民族的利益。十六大新黨章的這一規定,與建國初期我黨的最初主張是完全一致的。
  
  (四)提出對海外華僑和僑務工作的希望和要求
  
  毛澤東同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當天,特意為海外華僑題詞:“僑胞們團結起來,擁護祖國的革命,改善自己的地位。”(第4段)這實際上是對海外華僑和僑務工作提出的希望和要求。
  
  首先是希望華僑要加強團結。由於種種原因,海外華僑社團之間在歷史上就存在著許多矛盾。要擁護祖國的革命和改善自己的地位,前提是自身要加強團結。海外僑務工作首要任務也是要做團結的工作。不團結就沒有力量來擁護和支持祖國的革命和建設,也沒有力量來維護自己的權益,不團結就會遭人家看不起。毛澤東同志對海外僑胞提出要團結起來,這不僅是對海外華僑提出的希望,也是對僑務工作提出的要求。
  
  “擁護祖國的革命”是指海外華僑要幫助祖國脫離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統治,進行新民主主義革命,建立新民主主義社會。毛澤東同志在党的“七大”報告中就提出了進行新民主主義革命、建立新民主主義社會的綱領。新中國成立之初,就是要完成黨的“七大”提出的各項任務。當時並沒有提出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立社會主義社會的問題。解放後進行的土改、一化三改等運動,都是新民主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內容。當時毛澤東同志對中國革命和建設的認識是比較實事求是的,即只有在一個較長的時間內完成新民主義革命和建設的任務,改變了中國一窮二白的面貌,中國才有可能真正走上社會主義的道路。當時毛澤東同志對海外華僑提出要擁護中國革命,就是指擁護中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中國只有通過新民主主義革命和建設把自己搞強大了,海外華僑才能真正挺直腰杆,也才能真正改善自己的地位。
  
  華僑生活在海外要改善自己的地位,一方面要以祖國作為強大的後盾,另一方面還必須和當地人民友好相處,並要為所在國的發展做出貢獻。毛澤東同志對海外華僑提出的這三點希望和要求,即:團結起來、擁護祖國、改善地位,就把祖國的命運和海外華僑在當地的生存和發展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五)海外僑務工作,不同國家應有不同政策
  
  書中第5段,是摘取了毛澤東同志接見張國基先生的一段談話。這裏有個小故事。
  
  張國基先生是印尼老華僑。他曾與毛澤東同志在長沙第一師範學校是同學,也是同鄉。1952年,毛澤東同志有一次請張國基先生吃飯,在吃飯的時候就談起在國外做僑務工作的事。毛澤東就問張國基:“張老先生,你們在國外華僑工作怎麼做啊?”張國基先生說:“那很簡單呀!我們掛五星紅旗嘛!不掛的我們就批評。”毛澤東說:“那不好吧!”接下來,毛澤東就說了書中我們摘取的那段話。
  
  這段話的話題講的是掛旗問題,講了掛旗的三種方式:“一是心裏掛紅旗,門口掛紅旗;二是心裏掛紅旗,門口不掛旗;三是心裏掛紅旗,門口掛白旗。”(第5段)實際上,毛澤東這裏講的是國外僑務政策的原則性和靈活性的關係問題。
  
  僑務工作的原則性,就是教育海外華僑要愛國,華僑是定居在國外的中國公民,中國是華僑的祖國。這是法律賦予華僑的義務和責任。不論門口掛不掛旗、掛什麼旗,心裏都要掛紅旗。就是說,海外華僑無論在什麼時候、什麼樣的情況下,都要效忠自己的國家,熱愛自己的祖國,這一點應該是毫不含糊的。海外華僑有義務這樣做,祖國也有權力提出這樣的要求。
  
  僑務工作的靈活性,就是門口掛不掛旗、掛什麼旗、什麼時候掛旗,那要看當地當時的實際情況和客觀條件。形式上到底應該怎麼做,應以對華僑在當地生存和發展是否有利為標準,怎麼做有利就怎麼去做。僑務工作必須要處理好原則性和靈活性的關係,這是僑務工作的一個突出特點。世界各國的僑情都不一樣,國內各省的僑情也有很大的差別。根據實際情況決定工作方針,這正是僑務工作者的政策水準之所在。
  
  (六)重視對海外華僑的教育和引導
  
  毛澤東同志很重視對海外華僑的教育和引導。在舊中國,華僑由於各種原因出國謀生,他們在國外是少數民族,加之中國國力貧弱,他們會受到不同程度的歧視。中國的傳統習慣又與國外有很大的差別,各種各樣的原因都會造成中國人在海外有不符合當地法律的行為。所以,毛澤東說:“我們經常囑咐華僑遵守居留國的法律。……各國有非法政治活動或是革命,但那是本國自己的事,華僑不應該參加。”(第6段)因為華僑是中國公民,華僑在國外定居,在外國人看來就代表著中國。華僑只要參加了當地的政治活動,無論是非法的還是合法的政治活動,都會被認為是對當地政府的顛覆行為,從而影響到中國與華僑所在國之間的關係。這對國家的利益和華僑自身的利益都是百害而無一利的事情。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當時的國外僑務工作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一方面教育華僑要遵守當地的法律,不要參加當地的政治活動。教育華僑破除舊觀念,樹立“落地生根”的思想,“我們希望華僑將來都成為僑居國公民的一部分,並十分高興地生活下去”(第10段);另一方面,在組織上取消了中國共產黨在海外的分支機搆,史稱“僑黨”。“國外華僑的共產黨組織取消了,以消除華僑所在國政府的懷疑,使大家能夠互相信任。”(第8段)正是由於當時黨中央根據毛澤東的僑務思想採取了一些有效措施,才打消了許多國家特別是東南亞國家的疑慮。
  
  (七)提出取消雙重國籍的僑務政策
  
  書從第11段至14段,都是講取消雙重國籍的問題。這是毛澤東僑務思想的主要內容,也是我國第一代党和國家領導人論僑務的主要思想。
  
  毛澤東關於雙重國籍的思想,主要有兩個觀點:一是不承認雙重國籍,華僑應自主選擇一國的國籍;二是華僑選擇了當地國籍後,應成為當地國家少數民族的一部分。這兩個論點,包含了相互聯繫的兩層意思:華僑加入了當地的國籍就不再是中國公民,而成為所在國的公民;但加入了所在國國籍的華人又是當地國家的少數民族,並不是與當地民族無差別的公民。
  
  毛澤東關於雙重國籍的第二個觀點,與當時的印尼總統蘇加諾是有原則分歧的。蘇加諾贊成毛澤東關於中國政府不贊成雙重國籍的觀點,但是他不承認加入了印尼國籍的華人是少數民族。蘇加諾說:“在印尼沒有少數民族,他們選擇了印尼籍就成為印尼公民,不分民族,印尼公民一律平等。”
  
  華人作為少數民族在所在國的存在,是一個必須承認的客觀現實。民族團結和民族平等是以承認民族差別為前提的。一個國家內各民族之間存在著各種差別,只有承認民族差別,才可能有民族政策。國內各民族公民的平等權利和關係,是通過相應的民族政策來調整的。蘇加諾不承認華人與印尼人的民族差別,也就不會有相應的民族政策,因而也就談不上民族平等和公民的權利。實際上,蘇加諾的這個觀點就已經埋下了印尼日後出現民族矛盾甚至矛盾激化的隱患。
  
  二、周恩來論僑務
  
  第二章“周恩來論僑務”在本書中所占的篇幅最大。周恩來同志從新中國成立之初,擔任政務院總理兼外交部長,一直到文化大革命後期,一直都在親自抓僑務工作,並身體力行地做僑務工作。周總理的僑務思想非常豐富,可以納為六節的內容。
  
  (一)正確處理華僑的國籍問題
  
  第一節從第15段至32段,講的是正確處理華僑的國籍問題。周恩來論述雙重國籍的問題,主要有三個方面的思想:
  
  1、闡明中國政府對雙重國籍問題的立場
  
  周恩來同志在國際國內的各種場合所表明的中國政府對雙重國籍問題的立場,就是後來鄧小平同志概括的三條:
  
  (1)鼓勵華僑自願選擇住在國的國籍。1956年12月,周總理訪問緬甸在緬甸華僑歡迎會上說:“有些僑胞居留的年代久了,長期生活在這裏,取得了當地的國籍,就成為緬甸的公民。好不好呢?好。”(第20段)1957年10月,周總理在與印尼外交部美洲司司長談話時說:“我希望華僑都能參加你們的國籍,成為你們的公民。”(第23段)1957年12月,周恩來同志在人大常委會第89次會議上說:“鼓勵華僑選擇所在國的國籍,對他本身有好處,這樣,不會受到歧視,不會分別對待。”(第25段)
  
  (2)不強迫華僑加入住在國國籍。1956年8月,周恩來同志在與新加坡前首席部長馬歇爾談話時指出:“我們希望華僑都選擇當地國籍,但是不能拒絕他們選擇中國國籍,不能造成一種情況,好像新中國不要他們了。”(第19段)1957年12月,周恩來同志在人大常委會第89次會議上說:“我們鼓勵華僑留在所在國,參加建設,選擇那個地方的國籍。但是還要由他自願。”(第27段)
  
  (3)不贊成雙重國籍。1971年8月,周恩來同志在同奈溫談話時明確表示:“我們尊重所在國的法令,我們的原則是不贊成雙重國籍。”(第30段)1975年6月,周恩來同志在會見泰國總理時說:“我們一解放,就不主張雙重國籍。”(第31段)
  
  周恩來同志代表中國政府,對歷史遺留下來的雙重國籍問題的立場,概括起來就是以上這三條。
  
  2、說清中國政府制定取消雙重國籍政策的理由
  
  周恩來總理指出:“要使華僑選擇所在國國籍,不是很簡單的,須做極大努力,做許多說服工作,除了法律規定外,說服工作是必要的,我們也願意做這種說服工作。”(第19段)周總理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都在利用各種機會做這方面的說服工作。說清中國政府為什麼要制定取消雙重國籍的政策。為什麼呢?概括起來有兩條理由:
  
  (1)消除戒心,有利於兩國之間的友好關係。1955年4月,周總理在萬隆接見西爪哇僑領時指出:“諸位要知道,世界上有人對新中國僑民存有戒心,懷疑他們會不會在當地搞顛覆活動,……印(尼)、中兩國訂立了解決雙重國籍問題的條約,就很可以消除掉這些懷疑。因為從條約上就可以證明我們沒有這回事。”(第17段)
  
  (2)避免歧視,有利於華人在當地的生存和發展。1957年12月,周總理在人大常委會第89次會議上說:“你是那裏的公民了,不管搞工業、商業或參加各種政治活動,不會受到限制,這不是很好嗎?所以,為中國血統的土生的華族人著想,參加所在國的國籍,作為所在國的公民最有利。”(第25段)周總理還說:“我想我們與周圍國家結成親戚,使人家放心,參加人家的國籍,本身能得到發展,對兩國的關係也有好處。不然,總有一天在那裏會站不住腳,你經營的企業,主權國收回去了,不就失業了,土地被收回了,就不能耕種了。”(第26段)
  
  3、表明中國政府對華僑選擇國籍的態度
  
  (1)加重華僑對所選擇國家的責任感。周總理在中國和印尼關於雙重國籍問題的條約簽字後說道:“我希望,由於過去的歷史所造成的持有雙重國籍的具有中國血統的人們,根據自願原則選擇他們國籍之後,將遵守這條約的內容和精神,並加重他們對其所選擇的國家的責任感。”(第18段)華僑選擇了哪個國家的國籍,就成為那個國家的公民,就要效忠那個國家。周總理在人大常委會第89次會議上說:“華人為什麼要效忠那個國家呢?你們既然是那個國家的公民,當然要效忠於那個國家,這一點他們很重視。”(第28段)周總理對西爪哇的僑領說:“明顯點說,選擇了印尼籍的人固然不要參加中國的政治活動,而保有中國籍的人也別去參加印尼的政治活動,能夠這樣地劃分清楚,我們才能建立起印尼方面的信任。”(第16段)
  
  (2)為促進兩國友好關係而努力。周總理對做出了選擇的華僑提出了希望:“我希望,無論是選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或選擇印尼共和國國籍的人們,將會為促進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印尼共和國的友好睦鄰關係共同努力。”(第18段)
  
  (3)選擇住在國國籍的華人是中國人民的親戚。周總理對加入了緬甸國籍的華人說:“我們還是親戚,親戚有什麼不好呢?就好像女兒嫁出去後,還是親戚嘛。女兒可以出嫁,男的呢,男的也可以招贅嘛。……有些僑胞在選擇了緬甸國籍後,中國政府看待你們是好親戚,不管是男的招贅,女的出嫁,我們一律當成好親戚看待。這是應該講清楚的。”(第21段)周總理在人大常委會第89次會議上也說:“這個事情,在中華民族傳統上是很大方的,常常不僅是女的出嫁,男子也婚出,當入贅女婿。中國人到國外去,就是婚出,結親戚。”(第26段)
  
  (4)選擇中國國籍的華僑是中國公民,必須管好。周總理在人大常委會第89次會議上說:“有一部分會選擇華僑,還有一部分要回國,這一點我們也必須估計到,並不是置之不管。”(第27段)周總理在接見西爪哇僑領時指出:“住在海外或者就只說僑居在印尼的華僑,一旦選定了中國國籍,就別再參加印尼政黨的活動、人民的政治生活以及選舉活動等等,界限要劃得清楚,這樣對於雙方才會有好處。”(第16段)
  
  對於選擇中國國籍的華僑,周總理代表中國政府明確了他們的權利和義務。一方面,中國政府要尊重他們的選擇,並維護好他們的權益。這既是中國政府的義務,又是華僑的權利。華僑作為定居在國外的中國公民,他們有要求中國政府尊重他們的選擇和維護好他們的權益的權利。另一方面,中國政府又要求華僑不能參加住在國的政治活動,維護兩國的友好關係。這既是中國政府的權利,又是華僑應盡的義務。華僑作為定居在國外的中國公民,他們有維護國家的利益和促進兩國友好關係的義務。中國政府和華僑之間就是這樣一種權利和義務的關係。
  
  (二)保護僑益,遵守所在國法律
  
  第二節從第33段至51段,講的是保護華僑權益,遵守所在國法律。在這一節中,周總理具體闡明了對於選擇中國國籍的華僑,中國政府的態度。包括了以下一些思想:
  
  1、關注海外華僑的生存狀況
  
  周總理在全國政協一屆三次會議上指出:“我國散居海外的華僑約達1000余萬。由於某些國家無理地歧視乃至迫害他們,他們的正當權益業已受到了重大的損害。這不能不引起中國人民和政府的深切關懷和密切注意。”(第34段)在一屆人大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周總理說:“華僑是熱愛祖國的,他們一般地並不參加僑居國的政治活動。幾年來,在對我國不友好的國家中,華僑的處境很困難。”(第35段)由於舊中國人民生活苦難、國家貧困、國際地位低下,大多數華僑在國外的生存狀況是很惡劣的,遭歧視、受迫害的事情時有發生。新中國誕生初期,中國政府就十分關注海外華僑的生存狀況。
  
  2、要求所在國政府保護華僑權益
  
  周總理在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我們希望這些國家能夠對我國僑民不加歧視,並尊重他們的正當的權利和利益。”(第35段)在答菲律賓記者問時,周總理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對住在菲律賓的中國僑民非常關懷。我們希望,他們的正當權益得到尊重和保護。”(第36段)中國政府不僅是關注海外華僑的生存狀況,而且非常鄭重和嚴肅地代表海外華僑的利益,向所在國政府提出尊重和保護華僑正當權益的要求。在舊中國,中國人民還沒有站起來的時候,這種事情是不會發生的,即使發生了人家也不會理會。
  
  3、中國政府保護華僑權益不分派別
  
  周總理在會見馬爾加什外長時指出:“對於僑民,我們是不分哪一派的,只要承認新中國,到我們大使館來登記,說他是僑民,我們就保護。我們不因為他過去承認過國民黨就不保護他。”(第50段)新中國成立以後,中國政府的這項政策是一貫的,現在的政策更加開放,只要你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就是中國的僑民。
  
  4、保護華僑權益的前提條件是正當、合法
  
  周總理在人大常委會第89次會議上指出:“請求所在國給華僑正當合法的權益,我們的大使館支持、保護,請所在國給予便利。但是,條件是正當、合法的,人家會有法律限制,什麼事情不能做,做了就違法,任何主權國家都有他國內的法律。”(第44段)在遵守所在國法律的問題上,周總理提出了三點要求:
  
  (1)不參加所在國的政治活動。周總理對緬甸華僑說:“作為華僑的就不是緬甸公民,應該有華僑的態度,僑民應該不參加緬甸的政治活動,譬如他們的政黨、選舉、緬甸的一切政治組織,我們都不能參加,這是應該分清的一個界限。”(第40段)
  
  (2)取消僑黨。周總理說:“我們也不在華僑中發展共產黨或其他民主黨派的組織,這個界限是要分清的,參加黨派只能在回國以後,不然會引起所在國的誤會。”(第40段)周總理在與新加坡前首席部長馬歇爾談話時也說到:“我們不在這些華僑中組織共產黨。過去有過,後來取消了,其他政黨也取消了,因為這容易引起華僑與當地之間的誤解。”(第38段)
  
  (3)尊重和遵守所在國的法律、法令和社會習慣。在這個問題上,周總理強調的很多:在政治上要守法——“要尊重人家的主權,不能干涉人家的內政”(第39段);在社會生活上要守法——華僑“要尊重僑居國政府的法律和社會的習慣”(第36段);在經濟上要守法——“在我們國內,經營企業和經商的,都要守法,在國外也應該守人家的法。”(第41段)周總理對緬甸的華僑說:“我們在這裏做買賣要有兩種態度,一種態度是應該得到的利潤我們可以要,緬甸政府也保障我們這個利益,不應該得的利潤我們不能要。中國有句老話,非義之財不取,非義也即不仁不義。想通這個道理以後,就應該做正當的商人,做模範的商人。”(第42段)
  
  5、創造華僑守法的客觀條件
  
  周總理在強調華僑要遵守所在國法律的同時,也向所在國政府提出了相應的要求。周總理在會見印尼外交部美洲司司長時說:“總得給華僑商人一個出路,可以將他們的資本吸收到工業方面,這對你們是有利的,否則你們實行限制,他們就會進行走私搗亂,他們有錢不做好事,就會去做壞事。他們還可以將資本抽出轉到其他國家去,如新加坡、菲律賓等,這樣印尼也會受到損失。你們應當引導他們向工業投資,否則他們的資本就會逃走。”(第43段)周總理是從要求華僑遵守住在國法律和要求住在國政府為華僑創造守法的客觀條件這兩個方面來做工作的。
  
  (三)僑務工作要著眼於團結、教育華僑
  
  第三節從第52段至57段,是講團結、教育華僑問題。僑務工作的任務不僅是要落實僑務政策,保護華僑的正當合法權益,還必須團結、教育華僑,從而為國家的利益服務。僑務工作在團結、教育華僑方面,周恩來同志有以下一些思想:
  
  1、華僑團結起來才有力量
  
  1947年7月,周恩來同志在為泰國《真話報》創刊五周年的題詞中寫道:“全暹羅(泰國)的華僑,全南洋的華僑,全世界的華僑團結一致,爭取祖國的自由平等!”(第52段)當時,正是祖國解放戰爭時期,需要全世界的華僑團結一致,支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解放戰爭,儘早地實現國家的獨立、人民的解放。不論在抗日戰爭時期、解放戰爭時期,還是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中國的事情都離不開海外華僑的支持和幫助。而海外華僑對祖國革命和建設事業的支援力度,又是與海外華僑自身的團結息息相關的。周恩來同志的這一題詞,不僅是對歷史的總結,也是對現實的要求,更是對未來的希望。
  
  2、僑務做團結的工作,要敢於接觸各類人物
  
  做僑務團結工作首先要深入到華僑中間去,要敢於接觸華僑中各種各樣的人物。周總理說:“不要光跟進步的華僑來往,落後的不理睬,這就不好做工作了”。(第57段)“這種團結的方針不會喪失立場”。(第56段)周總理這裏講的,是僑務工作的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僑務工作要能與各種人打交道,敢於接觸各種各樣的華僑人物,是做好僑務團結工作的前提。
  
  3、僑務做團結工作,要善於化解各種矛盾
  
  周總理在談到如何化解矛盾時分析了三種人:“一種是不瞭解的,他們旁觀;一種是不滿的,他們暫時對立;一種是壞的”。(第54段)如何做這三種人的工作呢?周總理接著說:“對於頭一種,應對他們解釋,他們不瞭解嘛,不能怪他落後。第二種的不滿,可能由於我們有些事做得不對,國內有些事情做得不好,我國才獨立了七、八年,哪里能事事都搞得很好呢!但總的方向是好的,要建設社會主義國家,在工作中不免有很多錯誤和缺點,不能使每件事情都讓僑胞滿意。……我們有錯誤,自己糾正。……第三種壞人是極少數的。人是可以改變的,過去是壞人現在變好了,他還是好人嘛!人是環境教育出來的,如果我們創造環境來爭取壞人,壞人是可以變成好人的。”(第54段)在這裏,周總理非常具體地講解了如何做華僑的團結工作,具有很強的可操作性。
  
  4、僑務做團結的工作,要肯於等待不失時機
  
  周總理在會見柬埔寨金邊的華僑時說:“我們希望華僑內部不分彼此,大家團結在一起。把現在還和我們對立的、還不願意和我們團結的人,爭取他們團結在一起,一時爭取不過來,等待他們,努力做工作,最後終有一天全體的華僑都會團結起來的。”(第53段)周總理對緬甸華僑也說:“對這些僑胞,我們不要和他們對立,應該採取等待的態度。”(第54段)“我們不要急,只要他們愛祖國,我們就和他們團結起來,團結在愛國主義的旗幟下。今天他們不改變,我們要等待,明天不改變,我們還要等待,後天不改變,我們還可以等待,等待一年兩年,終有一天,大多數人會回心轉意的,這樣,我們就主動了。”(第55段)
  
  僑務做團結的工作,肯於等待是上策,求全責備只能使矛盾加深。只有在做耐心細緻工作的基礎上肯於等待,不失時機地做工作,才能夠做好僑務團結工作。周恩來總理是非常善於做團結工作的。他做工作的那種熱情、誠懇、細緻、耐心,同時又不失時機、不失原則的高超的工作藝術,為我們僑務工作者樹立了很好的榜樣。
  
  (四)辦好僑校和僑報
  
  第四節從第58段至62段,講的是辦好僑校和僑報。辦好僑校和僑報是海外傳統僑務工作的兩大支柱,周總理在這方面的思想,有以下幾點:
  
  1、僑校教育的重點是當地語文教學
  
  周總理在訪問柬埔寨時指出:“華僑在當地生活,首先應該學會當地的語文。”(第58段)周總理對緬甸華僑說:“中國僑民一定要把僑居國的語言和文化學好,這樣,才能直接交流感情。”(第59段)周總理還對印尼華僑說:“我要說一句僑胞們不太願意聽的話,中國人總是保守,不太喜歡學人家的語言。……總覺得自己的語言習慣好,不喜歡說人家的話。但是今天在這個世界上,要進行友好合作,交流文化,發展經濟合作,必須通過語言。”(第60段)僑校把教學的重點放在當地語文上,不僅對華僑在當地的生存和發展有利,對兩國的文化交流也大有好處。我國當時辦好海外僑校的這一僑務工作方針,是從華僑的根本利益和我國外交大局考慮的,是完全正確的。
  
  2、僑校教育是當地國民教育的組成部分
  
  周總理在與印尼外交部美洲司司長談話時指出:“關於華僑學校問題,不論是印尼籍的華人學校,還是中國籍的華僑學校,都應由印尼政府管理,所有的課程課本都要經過當地教育部門審定。”(第61段)這是海外僑校性質上的一個根本轉變,即由華僑教育向華文教育的轉變。僑校的性質由中國在海外的僑民學校,向當地的華族學校轉變。僑校的教育不再是中國國內語言文化教育在海外的延伸,而成為當地國民教育的組成部分。這一僑務政策的轉變,對海外華文教育的開展有著重要的指導作用。直到現在,這一政策仍然還是僑務工作指導海外華文教育的重要原則。
  
  海外僑校固然要堅持中華語言文化的教育,這一點在過去是、現在是、將來還是。因為這是傳播中華文化、開展國際間友好交流、幫助海外華僑華人的生存和發展、增進中國和世界各國的友好關係等的重要手段。但僑校的性質絕不是中國政府在海外辦的學校,而是當地的學校,是當地國民教育的組成部分。這是華僑教育和華文教育的本質區別,也是與新中國成立以後,先後出臺的取消僑黨、取消雙重國籍、華僑不得參加當地的政治活動、華僑必須遵守當地的法律和風俗習慣等一系列重大僑務政策相配套的僑務政策。
  
  3、華僑報紙是當地少數民族的報紙
  
  周總理在人大常委會第89次會議上指出:“華僑的報紙,我們認為,主要應該轉為華族報紙,這樣就比較恰當了。”(第62段)“既然是華族的報紙,主要內容應該報導他們本地的消息。他們在人家國家,出一張華僑報紙不容易。”(第62段)周總理的這番話,是在給海外華僑華人媒體定位,即華僑華人的報紙應當成為當地少數民族的報紙。如果海外僑報的定位不當,把其作為中國媒體在海外的延伸,或主要內容是報導中國國內的消息。這就很不利於華僑華人在當地的生存和發展。
  
  (五)華僑要與當地人民友好相處
  
  第五節從第63段至71段,是講華僑一定要與當地人民友好相處。前面所講的一系列僑務政策,都是為了達到華僑與當地人民友好相處這個目的。在這一節中,周恩來同志有以下思想:
  
  1、海外華僑有與當地人民友好相處的優良傳統
  
  周總理在全國人大一屆一次會議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中國在國外約有1200萬僑民。他們同僑居國的人民多年以來友好相處,並對當地的經濟開發和繁榮做了一定的貢獻。”(第63段)中國移民在歷史上就是和平移民,他們與當地人民有著傳統的友好關係,他們在反對殖民主義的統治、促進當地經濟發展和繁榮等方面,與當地人民一道做出了很大的貢獻。
  
  雖然在這個過程中,西方殖民主義者曾經利用華僑與當地人民的矛盾來維護他們的殖民統治。但華僑與當地人民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他們同樣都遭受了殖民統治的壓迫,他們同樣都希望所在國繁榮富強。在根本利益一致基礎上的矛盾,以及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完全可以通過非對抗的形式,逐步地加以解決。這是中國移民與當地的矛盾和西方殖民與當地的矛盾的本質區別。
  
  2、海外華僑和當地人民要互相尊重
  
  在互相尊重的問題上,周總理講了三點:
  
  (1)強調華僑一定不能驕傲。周總理在印尼對西爪哇僑領說:“你們不要以為中國一旦強大了就驕傲起來。……事實上,我們並不怎麼強大,我們不能驕傲起來,也要反對大國主義的思想。”(第64段)周總理在訪問越南時也對越南華僑說:“大家高興中國已站起來,強盛起來,但不能驕傲,驕傲使越南人不高興,我們是大國,人口多,驕傲人家就怕了。”(第69段)
  
  (2)強調在促進與當地人民友好關係方面,華僑要先做。周總理對西爪哇的僑領說:“你們在海外辛辛苦苦地工作總要把兩國間關係搞好才對,不要因為一部分僑胞欺負了人家而影響兩國之間的關係。當然,這是雙方都有關係的事,我們尊重他們,他們也會尊重我們。這事要我們先做,好的事我們先做,壞的事情我們不做,這樣我們就會把關係搞好,才會贏得印尼人民對我們國家的好感,印尼政府也才會照顧僑胞的正當權益。”(第65段)“在海外,僑胞們如果發現了誰有錯誤,最好的解決辦法是首先責備自己。你指責他,他指責你,互相指責,誰也不改。如果我自己先改,人家也會改他那方面的錯誤。”(第67段)
  
  (3)強調華僑中必須糾正“大國沙文主義”的表現。周總理嚴肅地指出:“新、馬的華僑要克服大國沙文主義思想,把馬來族(MALAY)譯成巫族是不恰當的,是輕視當地民族。僑委要檢查,把一些不尊重當地民族的用詞如‘番人’、‘番鬼’等等取消,否則會造成種族隔閡。這是殖民主義思想,也容易為殖民主義者利用來挑起種族隔閡。”(第70段)
  
  周總理在這裏強調的這三點,實際上就是在說,海外華僑在處理與當地政府和人民的關係問題上:首先,不要因為我們華僑自己的原因與當地政府和人民發生矛盾,不要因為我們驕傲、看不起人家、甚至欺負人家而產生與當地的矛盾。其次,如果產生了矛盾,就要先從自己身上找原因,自己先糾正錯誤,不要去責備別人。
  
  3、海外華僑的行為與國家的榮譽、利益聯繫在一起
  
  周總理對西爪哇的僑領說:“希望僑胞好好地工作,把雙方關係搞好,這對於國家的和平政策以致合作友好的政策都會有所幫助,海外每個僑胞的行動,都會關係到國家的榮譽和利益。”(第68段)周總理對越南華僑說:“人家都當你是中國人看待,我們的行動都與國家有關,如一人做不好,人家就說中國人不好,所以,大家要努力、慎重。”(第69段)
  
  周總理在這裏強調了一種責任感,海外華僑與當地人民搞好關係不僅是為了自己在當地的生存和發展,也是樹立中國的良好形象,這是國家賦予公民(包括海內外)的一種責任,每一位海外華僑都應該有這種責任感。
  
  4、海外華僑應努力融入當地社會
  
  周總理說:“在這個問題上,中國人是有一種民族傳統的保守性的。過去到外國的華僑,除了受當地某些統治者或種族主義者歧視外,在那個國家生活了幾十年,還住在一起,在美國就有CHINA TOWN(唐人街),說中國話,吃中國飯,不願意入人家的國籍,死了以後還要把棺材運回來。當然,這一點現在不行了。在新時代的中國,應該有一個新的氣象嘛。”(第71段)
  
  周總理這裏所說的新的氣象是什麼呢?就是海外華僑要努力融入當地社會,不融入當地社會是無法與當地人民友好相處的。就是你想友好,恐怕也身不由已。社會風俗、生活習慣等各個方面都與當地格格不入,怎麼可能設想能與當地人民友好相處呢?
  
  (六)華僑華人回國問題
  
  第六節從第72段至77段,講的是華僑華人回國問題。如何對待華僑華人回國,周總理講了三點:
  
  1、華僑盡可能地不要回國
  
  為什麼呢?周總理說了三個理由:
  
  (1)華僑留在所在國對發展兩國關係有利。周總理說:“我對歸國華僑和海外的華僑都徹底地說了,他們留在那裏結親戚之緣最好,對兩國關係起積極作用。如果都回來,就少了親戚關係,少了積極因素,對國家有損失。”(第72段)華僑同時具有當地民族和中華民族的雙重情感,他們比中國瞭解當地,也比當地瞭解中國,他們是促進兩國友好關係的橋樑和紐帶。如果華僑都回國,對我國的國際交往是很不利的。
  
  (2)華僑留在所在國對他們自身的發展有利。周總理接著說:華僑都回國對國家有損失,“對他個人也不利,回來增加改造的痛苦,留者兩利,回者兩害,應該這樣說,應該這樣看。”(第72段)華僑在國外長期生活,他們已經習慣了所在國的生活方式和社會環境,留在當地發展對華僑是最有利的。
  
  新中國成立以後,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這對海外華僑是一個很大的鼓舞,他們中的許多人,憑著對祖國的熱愛和建設祖國的熱情,確實有回國的打算。就是在這個時候,周總理提醒海外華僑,無論是從國家的利益還是從華僑個人的利益上看,都是留在當地發展好。事實證明了周總理當時的勸導。當時有很多華僑沒有聽勸還是回來了,結果國內沒有他們發展的條件,而且在歷次政治運動中他們都受到了衝擊。
  
  (3)華僑留在所在國可以多學一些人家的長處。周總理說:“有一部分暫不能回來不要緊,把人家的長處多學一點。主要把真本事學好,總有一天能用上的。多在外國呆一天,多學一些本事。”(第75段)周總理在這裏的意思是說,即使有些人想回來,也不要急著馬上回來,在國外多呆一些時間,多學一點東西,多長一些本事。這樣,無論是對國家還是對個人都是有好處的。
  
  周總理的這些話,真像是父母在對自己的孩子說的。聽上去是那樣的溫暖、那樣的親切。現在讀起來仍然很叫人感動不已。
  
  2、對回國華僑要熱情歡迎
  
  中國政府的僑務政策:一方面是勸導華僑留在當地發展;另一方面對選擇回國的華僑表示熱情歡迎。
  
  周總理對接待安置歸國華僑工作有明確的指示:“對歸國華僑的生活,各地應當給予適當的照顧。”(第73段)“妥善地照顧在國內的僑眷和安置歸國的華僑”(第74段)周總理在政治局會議上說:“有的人在國內表現不好,但出去後反而成了左派,擁護我們。有的又堅決要求回來,對他們回來的不要歧視。”(第77段)周總理還說:“有些同胞想回來工作我們還要做些準備,……華僑同胞回來不能過國內一樣的生活方式,我們要創造條件,做準備。”(第76段)在五十年代,中國政府就提出了對歸國華僑和國內僑眷“一視同仁,適當照顧”的國內僑務工作“八字原則”。到七十年代末,這一原則被發展為“一視同仁,不得歧視,根據特點,適當照顧”的“十六字原則”。到九十年代初,全國人大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歸僑僑眷權益保護法》,使僑務工作對歸僑僑眷權益的保護,有了可靠的法律保證。
  
  3、對華僑華人回國的政策是來去自由
  
  周總理在會見臺灣同胞和旅日旅美華僑華人時說:“僑胞過去沒有來過大陸的,如果來大陸回去後還能生活,他們願意來參觀,不公開他們的行蹤,我們歡迎。可以讓他們比較一下,來去自由,這是毛主席的政策。”(第76段)上個世紀的五、六十年代,我國還處於帝國主義的全面封鎖時期,我國的對外政策也相對封閉。在那個時候,中國政府就提出了華僑華人來去自由的僑務政策。對於某些對中國政府不滿的人,周總理在政治局會議上說:“不要怕他們出去罵我們,沒有關係,還是來去自由,凡是正當理由出去的,都應批准他們出去。”(第77段)來去自由是中國政府的一貫政策,過去是這樣,現在放得就更開了。
  
  以上六節,我們具體闡釋了周恩來的僑務思想。周恩來僑務思想有著非常豐富的內容。可以說,周恩來同志是新中國僑務工作的開拓者和奠基人。新中國成立以後許多具體僑務政策的制定,都是周總理親自主持的,他對僑務工作的論述,不僅具有很強的政治性、政策性和原則性,還有非常靈活、實用的可操作性。是僑務工作應該長期堅持的指導思想和工作方法。
  
  三、朱德論僑務
  
  第三章是朱德的僑務思想,從第78段至88段,共11段。
  
  朱德是我黨最早主管僑務工作的領導人。1936年,也就是瓦窯堡會議的第二年,中共中央在延安成立了“海外工作領導小組”,由朱德同志任組長。由此開始了延安時期我黨的僑務工作。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以後,為了加強党對華僑工作和國際統一戰線工作的領導,1942年初,中央將原“海外工作領導小組”擴大為“海外工作委員會”(簡稱“海工委”),仍由朱德同志任書記,委員有葉劍英、何英、黃華等九人。朱德同志在延安時期和建國初期對僑務工作的論述,代表了我黨僑務工作早期的思想理論。朱德的僑務思想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內容:
  
  (一)希望海內外華僑為支援祖國抗戰和國家建設做出更大貢獻
  
  延安時期,中央成立了“海外工作領導小組”以後,就在朱德同志的領導下開始了各方面的僑務工作。當時,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根據地,僅延安一處就有300多名歸僑。1940年,在黨中央“海外工作領導小組”的直接指導下,在延安成立了“華僑救國聯合會”(簡稱“延安僑聯”),即中國僑聯的前身。延安僑聯成立以後,開過幾次大會。書中第78段朱德同志講的那段話,就是他在延安“華僑救國聯合會”第三次大會上的講話。
  
  這次講話的主要內容,是號召海內外華僑為祖國的抗日戰爭做貢獻。一方面,希望海外華僑加強團結,為支持祖國抗戰做出更大的貢獻;另一方面,希望回國華僑特別是在延安的華僑,充分發揮橋樑和紐帶作用,密切與海外華僑的聯繫,“積極對各抗日根據地投資開發實業,增加抗戰力量,對於這些我們不但熱誠歡迎,加以保護,而且願意給予各種便利和幫助。我們更歡迎各種人才到這裏來,給他們適當的位置,讓他們儘量發揮才能。”(第78段)可見,保護僑益、引進資金、引進人才這些僑務工作的內容,早在延安時期就有。
  
  抗日戰爭勝利以後,全國人民包括中國共產黨人,都希望結束內戰,使國家儘快走上和平民主的發展道路。就在這個時候,朱德同志在延安華僑救國聯合會上,對海內外華僑提出了希望,號召華僑積極參加和平時期的祖國建設。他說:“我們歡迎華僑回國,投資開辦工廠、銀行、商店及參加各種建設。”(第79段)接著,他總結了在八年抗戰中,延安地區工農業生產發展的經驗。希望在此基礎上能有更大的發展,並希望通過華僑引進國外資本。他指出:“同時也歡迎各盟國——尤其是美國貸款、投資或給以機器及技術上的幫助,建設一個和平、民主、富強的新中國。”(第79段)
  
  但就在此次講話之後不久,毛澤東赴重慶談判未果,蔣介石發動內戰,國民黨軍隊在美帝國主義的支持下大舉向解放區進攻,三年解放戰爭開始。雖然抗戰之後,中國未能很快進入國家建設時期,但朱德同志當時提出的僑務工作的思想,為新中國建立之後的僑務工作奠定了正確的思想基礎。但新中國成立後,美帝國主義又悍然發動了朝鮮戰爭。接著,就是帝國主義對中國長期的全面封鎖,致使朱德同志1946年初提出的引進外資的僑務思想,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沒有實現的條件。
  
  新中國的建立,取得了國家的真正獨立。朱德同志又對海外華僑發出了參加祖國建設的號召,他說:“海外華僑多少年來,希望有一個繁榮昌盛的祖國出現,並願意貢獻出他們的力量。……目前我們主要是進行醫治戰爭創傷的恢復工作,而這種恢復工作,正是為即將到來的大規模建設工作打基礎。華僑參加祖國建設事業的機會來了,你們多少年來的希望,今天有可能實現了。僑胞們,踴躍地參加祖國的建設大業,這就是你們的光榮任務!”(第88段)建國之初,由於我們黨實行了正確的政策,從而激發了許多海外華僑特別是一批優秀的知識份子回國創業的熱情。他們紛紛放棄了在國外優厚的生活和工作條件,冒著危險回國效力。據統計,在留美科協的成員中,有為數一半以上的人回到了新中國。從1949年10月到1952年底,留學生回國人數就達2400多人,約占解放初期中國在國外留學生總人數的一半。
  
  (二)僑務工作的宗旨是全心全意為僑服務
  
  1950年1月,朱德同志在華僑聯歡會上,第一次提出了“為僑服務”的思想。他說:“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中央人民政府一向是十分注意華僑工作的。華僑事務委員會雖然建立不久,工作還有許多困難,但在何香凝主任委員領導下,正在努力開展工作,只要我們全心全意為華僑服務,困難是可以逐漸克服的,工作是會有成績的。”(第80段)朱德同志的這段話,明確地提出了新中國僑務工作的宗旨,即全心全意地為僑服務。
  
  回顧半個多世紀以來新中國的僑務工作,雖然經過了許多曲折,取得了很大的成績,也犯過一些錯誤,但為僑服務這個僑務工作的宗旨始終在堅持。現在乃至將來,“為僑服務”一直都是僑務工作的根本宗旨和基本任務。
  
  (三)中國政府保護華僑正當合法的權益
  
  新中國成立以後,第一次在公開場合代表中國政府,表明保護華僑正當合法權益立場的,也是朱德同志。
  
  他根據《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的基本精神,鄭重地宣佈:“中國人民任人欺侮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中央人民政府對於海外華僑遭受帝國主義的欺淩,再不能像過去的反動政府那樣漠不關心了。我們的方針是對於守法的外國僑民自當保護,而我們也一定盡力保護我國外華僑的正當權益。”(第81段)朱德同志嚴正指出:“根據各方面報告,近來迫害華僑事件,仍在海外繼續發生,我中央人民政府對受難的僑胞表示關切和慰問,並警告那些迫害華僑的資本主義和反動派,他們應立即停止對華僑的暴行,轉變對華僑的態度,不然,他們就應該擔負由此產生的一切後果的責任。”(第82段)
  
  朱德這裏講的“迫害華僑事件”,是指馬來亞(現馬來西亞)英國殖民當局以共產黨嫌疑為由,頒佈所謂“緊急法令”迫害華僑的事件。這一事件從1948年6月開始,一直延續到1953年,共有3000多名華僑遇難,20000多名華僑被捕、被逐。新中國剛剛成立就遇到了這種情況。1950年1月,朱德同志公開表明了中國政府的嚴正立場,說的就是以上那番話。
  
  (四)僑務工作要重視華文教育
  
  新中國成立以後就非常重視華文教育。朱德同志指出:“國外華僑遠離祖國,受到種種限制,他們很難得到像在國內一樣的充分的新民主主義的教育,以提高他們的文化水準。我們有責任協助華僑把文化教育事業辦好,比如有計劃地培養僑校師資,供給各種文化食糧等。至於對歸國求學僑生,應該儘量設法便利他們就學,對於貧苦的學生,政府可以設一定名額的助學金,使他們畢業後回到僑居地有謀生的技能,同時也替國家培養了一批建設者人才。”(第83段)
  
  新中國成立以後,每年都有數千名華僑學生回國升學,黨和國家極為重視回國僑生的學習和生活。為了更好地輔導歸僑學生的學習、照顧好他們的生活,中央決定在北京、廣東和福建創辦了3所華僑學生補習學校,後來發展為7所。這些學校50多年來,為海外華文教育事業做出了重大的貢獻。
  
  (五)僑務工作要疏暢僑匯、便利僑眷
  
  僑匯是國外華僑從事勞動和各種職業的所得,用以贍養國內親屬的匯款。僑匯是僑胞、僑眷的正當權益之一,它是大部分歸僑、僑眷的主要生活來源。同時,僑匯對於剛剛成立不久的新中國也是重要的外匯收入來源,對國家恢復經濟建設有重要的積極作用。所以,保護和爭取僑匯,于國於民都是非常有利的,是新中國僑務政策的重要方面。
  
  朱德同志指出:“我們國內有為數巨大的僑眷,僅廣東省即有千萬以上,這些人向來靠在海外的丈夫或兒子寄回的匯款為生,往往因為僑匯阻塞或延遲,以致生活發生問題。”(第85段)“僑匯是關係幾千萬僑眷生活的問題,我們一定要設法疏暢僑匯,並給以各種便利。現在我們已經採取了一些初步的措施,但還要繼續加以改進。”(第84段)朱德同志所說的“採取了一些初步的措施”,就是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頒佈的《僑匯業管理暫行條例》。在僑匯管理上,國家實行了“便利僑匯,服務僑胞”的方針。國家的僑匯政策,對國民經濟的恢復起到重要的作用。
  
  (六)努力實現華僑之間的團結和華僑與當地民族的團結
  
  朱德同志號召華僑要搞好兩個層次的團結。首先要搞好華僑之間的團結,朱德同志指出:“什麼地方才能找到克服困難的力量呢?只有團結,團結就是力量!首先應該實現華僑的大團結,凡是贊成擁護共同綱領的人,都應該團結起來,哪怕是那些曾經盲從國民黨反動派的人,只要他們改過自新,誠心誠意擁護共同綱領,也應該團結他們。”(第86段)
  
  其次,要搞好華僑與當地民族的團結,朱德同志指出:“要團結當地民族。海外僑胞切不可因為今天祖國已經解放而驕傲起來,看不起當地民族,……。須知華僑與當地民族,同是受帝國主義與當地反動派的壓迫和剝削的,華僑與當地民族的關係,應該是休戚與共親如骨肉的關係,我們應該主動地把這種關係搞好。”(第87段)最後,朱德同志總結道:“如果我們全體華僑實現了團結,又緊緊地團結了當地民族,任何困難都是可以戰勝的。”(第87段)
  
  中國第一代党和國家領導人毛澤東、周恩來、朱德論僑務,雖然是在特定歷史條件下對我國僑務工作的論述。但他們所闡述的思想,已經囊括了中國僑務工作的方方面面,打下了中國僑務理論和僑務政策的堅實基礎。第一代党和國家領導人僑務思想的核心是關於“雙重國籍”的理論,他們所闡述了一系列僑務政策,都是圍繞著這一理論展開的。
最佳瀏覽模式:1024x768或800x600分辨率